文章详情

浙江省振兴传统工艺调查:手作之美在钱塘

2017-09-04 15:49 点击:

  传统手工技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,世代相传承载着先人的造物智慧,影响深远。

  浙江是传统手工技艺大省,素有“百工之乡”美誉。四大木雕,两个生于此;四大石雕,一半长于斯;一部陶瓷史,亦是半部在钱塘……

  初夏时节,记者走杭州,经桐乡,过东阳,访乐清,探寻匠人足迹,捕捉大师风采。跟随浙江省文化厅主办、浙江省非遗中心承办的“直击非遗传承第一线”振兴传统工艺浙江行活动,记者走进工作室,走近传承人,在传统工艺创作、研究、生产的第一线,记录非遗传承的浙江经验,感受浙江振兴传统工艺的创新活力。

  给现代人生活一个感动点——

  融入生活 告别孤芳自赏

  在工业4.0时代,传统工艺振兴、非遗传承该如何保持生命力?

  杭州“江南铜屋”——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,一把正在煮开水的铜壶,吸引着访客目光。铜壶通体赤橙,手工捶打出的龟纹细小绵密。“煮水泡茶什么味?”“铜壶真的可以抑菌?”提问者络绎不绝,主角就是这把由中华老字号“朱府铜艺”打造的龟寿康宁壶。

  “追溯历史源头,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曾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,而现在‘非遗’需要保护,大多是因为与市场脱节,老百姓不再大量消费和使用这些产品了。”“朱府铜艺”第五代传人朱军岷道出了传统工艺行业面临的发展瓶颈,“铜只是一种材料,如何通过结合一种工艺、文化或功能,让社会重新认识它,把铜再带回生活中,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”。

  朱军岷的父亲朱炳仁被誉为“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”,乃铜雕艺术界一代大师,发明了熔铜技艺。灵隐铜殿、雷锋新塔、G20会场的铜门铜画,这些“朱府铜艺”已“熔入”杭州厚重悠长的文化历史。但朱军岷更注重“铜在生活美学与应用上的回归”,开发了系列民用产品,让古老铜艺在现代生活中散发时尚之风,龟寿康宁壶就是其中的“网红”。

  “收藏和进入博物馆,会让传统工艺失去生命力和市场。”在乌镇竹编匠人钱利淮看来,离开生活,手工艺便从根本上失去了意义。如今他更愿意致力于工艺文化的传播。他希望竹编制品和技艺能够走入生活,激起现代人的文化记忆。

  告别“曲高和寡”与“孤芳自赏”,传承就是要让传统手艺重归生活,并将其融入现代社会。让人民群众成为直接受益者,传统工艺才更有生存的活力。

  今年3月份,文化部、工信部、财政部印发《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》(以下简称《振兴计划》),其中提到,要提升设计与制作水平,提高产品品质,培育中国工匠和知名品牌,使传统工艺在现代生活中得到新的广泛应用,更好满足人民群众消费升级的需要。

  传统工艺回归现代生活离不开个性化、时尚化的转变,浙江省文化厅党组副书记、副厅长陈瑶介绍,浙江省举办了非遗传统工艺品及衍生品设计大赛,目的就是要通过实用主义的理念创新和文化创意,设计出与现代生活相融合的传统工艺作品(产品),推进传统工艺融入生活、融入社会发展。

  “给现代人的生活一个感动点,这才是手工艺生存下去的基础。”钱利淮说。

  竹编是文化,大家一起玩——

  借助网络 打破地域限制

  “讲传承太严肃,论工艺太揪心,既然竹编是文化,大家一起玩儿多好。”这是钱利淮在朋友圈展示竹编作品时配发的一段话。

  编的是“竹网”,用的是“互联网”。这位新一代传承人、“竹芸工房”的创始人就是这样“玩”出了传承之路。从研发竹编DIY材料包到编撰体验教材,从开设私房课到网络直播教学,钱利淮利用互联网优势将竹编打造成了传统工艺的“网红”。

  近年来,浙江一直推动传统工艺与互联网、文化创意产业等融合发展,传承保护富有成效。

  传统工艺产品虽具有特色鲜明、流通方便的特点,但大多数传统工艺因为极具地方特色,在传统模式下的推广与销售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地域的限制。民间工艺流传至今,必然有其与时俱进、与现代生活的高适应性。“互联网+”思维注重零距离和网络化,将其与传统民间工艺高度融合,就能产生新的发展模式,为传统工艺的振兴注入新活力——传统工艺产品搭上互联网这辆“快车”,就会获得“加速度”。